云泽

想到故我今我为同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

残次品杂想——如果洪水来临,我愿做第一个被洪水吞噬的人

那儿不那么“完美”,却更自由。——尼古拉斯·贝加耶夫


  

  话语三千,没法说出这本书的惊艳感。甜甜一直在带给我们惊喜,一直在成长。从最初《天涯客》行云流水的记叙,《大哥》对“生”这一字的探讨,《默读》中的人性诡谲,《杀破狼》里家国与情爱交织,一直到这本《残次品》。每一个题材都是她的舞台。

  这本书远远高出我预料的太多,个人对科幻本是没有半点兴趣,却为此翻来覆去看了好几宿。看到起鸡皮疙瘩甚至浑身颤抖,它点燃了一些东西,有关信仰。

  Priest不是个常规写手,她写自由,不仅写被压迫者的挣扎,也写身居高位者周遭的束缚。

  伊甸园这个系统就像是《美丽新世界》里的研究所,第一星系的人是阿尔法,第八星系是野人,人们生而平等不过有的人比其他人更平等。第八星系是被联盟抛弃的垃圾场,里面堆砌着“空脑症”与海盗,脏乱与污垢并存,尊严与这片区域一起透明边缘化。第一星系是联盟的心脏,内有“伊甸园”这一庞大系统维持运转,典雅精致,井然有序是沃托这座城市的对外形象,贵人们操着婉约的“沃托腔”满心欢喜地舍弃自由意志,随着伊甸园主导心绪,甘心做“巨婴”。

  当年读“反乌托邦三部曲”,一本比一本压抑。《我们》中所有人面目模糊,以“号民”自居,人失去个性,放弃独立思考,越来越工具化,成为海洋里面目模糊的一滴水;《美丽新世界》人工选择物种和毒品,人成为被打散重组的零件,从受精开始就被“限定”,思想通过被他人嫁接移植在脑中;《1984》则讨论了在高压集权统治下,思想、情绪、真理都是能被一手操控的,人是否会忘记自由的渴望、尊严、完整性、爱,忘记他原本是一个人。

  伊甸园中人是幸福的“号民”,自愿戴上枷锁,被营造的“幸福”豢养,一切欲望都可以得到满足,人类又何必在跋山涉水地去追求什么,自由已然成为负担。林静姝领导的芯片人(自由军团)也是幸福的,在战争时代找到一隅之地,从被植入芯片起他们就交出了思想的主导权,为某种所谓的信仰奋斗终身,但到死都不明白,自己为什么会相信这个。

  既然这么多人处在幸福的光环下,那一定有更为庞大的人口正被不幸的阴影所笼罩。所有人处境若都相同,没对比也就缺少对幸福这一词的定义。九分之一在水上,九分之八在水下为最佳人口比例。

  第八星系的人一定是不幸福的,终生在泥沼中爬行,而故事就是从这片蛮夷之地开始的。

评论

热度(2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