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泽

想到故我今我为同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

随波逐流

愤怒了别人允许愤怒的,就以为自己拥有了某种言论自由。

从针对PG的封杀时就众人被这种思想潮流裹挟着,潮流文化的存在与否应该取决于受众的接受程度,绝不是由主流媒体的来引导舆论。
如今棒子下打死一匹众所周知的“害群之马”,人们欢呼雀跃以为是自己举起的武器,是“民意”处决了ta。

人们以为自己持有这武器,却不知它的剑尖为何会调转方向。

如今连独立思考都变成艰巨的任务。讨论引发危机,观点碰撞带来歇斯底里,获取信息的互联网错综复杂,人在其中,看似吸收了多种知识,事实上我们只是不断地在强化自己的观点而已。甚至多数人隐匿在他人观点后,借着出头人的号召来贯彻“思想正确”。
真的正确吗?谁管他呢?反正棒子打不到我身上,反正民意如此。

一半是蠢,一半是坏。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