喻锦鲤

想到故我今我为同一人并不使我难为情

与其没有出息的留在故里
还不如干脆就硬着头皮千里单骑

第十二年啦,感慨万千
庆幸盗墓重启,铁三角依旧

原著给角色骨骼和筋脉,有人写他的皮相,有人写他的血肉。

奶奶家的小区里大多是老人,都是从小看着我长大的老人家。

每次经过哪户人家的时候,妈妈总会指着说,你记得这家的奶奶吗?她家有只狗,你小时候可喜欢在她那玩了。

或者,你看这个爷爷,你上幼儿园的他对你格外关照。

我只能懵逼地摇摇头,表示这些都没印象了。

有限的记忆让人必须衡量轻重去筛选,那么多新鲜稚嫩的新事物,谁愿意去铭记逐渐腐朽沉寂的危楼呢。

感觉人就像一大捧蒲公英,有风来,种子如飞絮四处飘散,附着在了不同的人、事上。有的种子落地生根,长出枝桠繁茂的树来,有的种子无人栽培只好风化,时隔经年,连这个种子曾经存在过都再不为人所知了。

正值年少轻狂,爱的都是虚妄
追的都是天光,梦的都是荒唐

你禁锢不了所有人,不许说,不许看,还有心脏能跳动,他的每一次搏击都不是为赵家人。

总有人翻出围墙,哪怕与深渊对立,都愿意手捧鲜花朝着他们递过去。

幼稚理想主义不成熟,你们自己烂了便烂了,可他们还有血性,年轻人不愿这么活。

达摩克利斯之剑永远悬在头顶。

我从来都没有摆脱过自己的枷锁,攀比、不甘心、虚伪,这些都是依附于我内心延生出来的东西。

关于u know who

觉得自己有点惨,

一共就盗墓和全职这两本难得长久喜欢的长篇小说

盗墓6年,全职4年

中间有淡过,但他们对我而言

不论是张起灵还是叶修

一直一直都很重要。

然后真人版.......

.........

.......怎么都他妈.........

像是要烧起来一样。

笔记

做鬼脸是逼视魔鬼、降伏魔怨的最有力量的表情。

——杉浦康平《造型的诞生》